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风渡月

杨柳岸晓风渡新月,月长向,别路皎洁,脉脉帘垂万水千(本人博客中的文章全为原创)。

 
 
 

日志

 
 

[晓风原创]柳畔“飞絮”  

2017-03-22 14:40:33|  分类: 听花落的声音(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司的北墙外是隔壁公司的院落,临着这堵墙根,生长着一排碗口大小的垂杨柳,它的长长的柳丝越过不高的墙,低垂在这边的院落里。每天早饭后,我会习惯地绕着公司内的院落散步一周,总会在这里与它如期的相遇。它们是安静的,而我在以“动”与它们做着日复一日的会面。春天来时,望着它的枝条一点点地生出嫩芽儿,然后吐绿,结穗,飞絮。深秋的时候,走过它阵阵落叶的雨幕,感觉到它将入冬而眠。因着我的这种“关照”,它们该会不再寂寞吧。它那垂地的柳丝像极了女人的长发,眼下正[晓风原创]柳畔“飞絮” - 晓风渡月 - 晓风渡月是春光明媚的时节,它又在风里飘逸着修长的发丝,那飘曳的姿影似是朝向我一人的“风情”;似乎是在对我的眷顾做着细腻地回应。因为除了我,没有谁再这样日复一日的走过它的身旁,如此地在意着它们,没有人与我争宠,这反倒让我惬意起来。

      是否万物真的有灵,我不知道。但我确信的是与这排柳树一晃三年多的相伴,三年多的相守,彼此越看越顺眼起来,越发感觉它的存在,有点情人眼里西施的感觉。它们是一群我眼中的西施,个个风姿绰约,让我每次走近它们的时候,都有所感觉,有所依赖,似乎也开始了许多惺惺相惜的对话。

  老家的县城西街里有一棵生长了800多年的卧龙槐,它横卧着的树干跨出去很远,枝条上被挂满了红色的布条,那是信仰着它的善男信女们祈福的信物。它的下面有座小庙,可以见到经年不绝的香火。它俨然就是这座城市的最长者,它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沧桑变迁。这穿越而过的数百年,它一直挺立在这里,以坚强地站立将自己站立成了人们心中的“神灵”。然而我几乎日日走过的这些柳树没有那么年长,兴许相比于我,它们还要更年轻一些,更像过了三十半的若若的中年的女子,这种奇妙的幻想让我精神了起来,试图寻找着什么,突然想起李白的那两句有名的诗句来:“相看两不厌,独坐敬亭山。”我与这排柳树一直以来这么安静地相对着,我变成了柳树,或者是柳树也变成了知音,早已可以无障碍地切切私语,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友人了吧!

       早春走过它的时候,望着它的枝条一点点地泛绿,也常会在许多瞬间的恍惚之中,扯出心上的一抹温柔的暖意来。穿过它飘曳的柳丝的时候,自己的心绪也时常会与之一起飘曳。这墙外的柳树是抱不到它的躯干的,却每每经过时,被它越墙而入的“长发”抚弄着。与它伴得久了,彼此变得习惯,也暗暗地开始在意起来了。人都说日久生情,我想我与这些柳树似乎对这句话又悄悄地进行了一次验证。这种穿越岁月之后的相伴,彼此变得习惯,开始了淡淡地依赖,有了种相依为命的“实感”。

     此刻,又是春色烂漫的三月,它青嫩娇小的叶面之间已生出了未开的青穗儿,用不了多少日,就又到了柳絮漫天飞舞的时候了。我喜欢透过它飞絮时生满新叶的枝条,恍如让眸光探入一扇虚掩的窗口,看见了窗内久违的妩媚。那妩媚是一个人的倩影,更是我自己的一个侧颜。

                                                            2017.3.22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