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风渡月

杨柳岸晓风渡新月,月长向,别路皎洁,脉脉帘垂万水千(本人博客中的文章全为原创)。

 
 
 

日志

 
 

[晓风原创]岁月风影  

2016-07-10 22:10:07|  分类: 听花落的声音(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一定是一把锋利的风刀,不停地把鲜嫩的青春凋落、雕刻。生命如花,有着各自的花期,以各自独有的方式绽放。岁月如风,以致于相隔十多年,二十多年后的许多相遇,曾经的熟悉与亲切早已变成了无法热络起来的陌生,而那最初的美丽也早已遥远得如同童话一般,与此刻的现实毫不相关。
      连续参加了两年的初中同学聚会,这种聚会是对花季的一种祭奠与追溯。转眼已近三十年,三十年前的记忆早已被岁月删减得所剩无几,唯余的那些点滴,无论是爱是恨,都变得弥足珍贵。聚会上,我会想起那个读初一时的夜自习晚上,突然停电后,送给我蜡烛的女孩。她只上了一年就辍学了,而那晚她转身送我蜡烛的神态,此刻依旧可以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那时的她,瘦瘦的,婷婷玉立的,眼睛不大,走起路来袅袅婷婷地,很是可爱。
      在聚会上,我好奇地向与她同村的娇打听她的消息。娇说她嫁到了与我老家相临的村子,现在在路边开了一个小小的理发店,日子过得不很富裕,但很开朗。前几天回老家探亲,开车过她的店前,停下来进去看,一大间简陋低矮的平房,里面也没有装饰的痕迹。里面没人,正出门要走时,在门口遇见了,我已经认不出,但也有些像吧,就问:“你是叶喜娇吗?”“不是叶,是杨喜娇。”我一慌张把姓都称呼错了。于是进屋坐下,聊了起来,因为另一个同学早已与她说过聚会上的情况,她也早已温习过了多遍吧。离开的时候,我顺便邀请她参加17春节的聚会。
       记得看过画家徐悲鸿的自传,里面写他在年轻的时候,在偏远的民族地区,写生时偶遇过一个美丽的女孩,一眼就喜欢上了,并为她画过画。许多年后,徐功成名就,想回到那个寨子,再看一眼那个美丽的女孩。可是那个早已嫁为人妇,为人母的女人,说什么再也不肯出来见他。徐只好悻悻而归。总也忘不掉这个故事,故事里徐的找寻是一种不能释怀后,对爱的回溯,想再次确认。可是就好比任谁也不可以两次踏入同一条小溪一样,女人如花,花早已凋零,回头再来看时,只余满树行将枯黄的秋叶。在这样的时候,回溯是因往情存在于生命,它依然有着冲击心灵的惯性。而我们审视着这有爱的人生,回味着无数的曾经,及至到了生命的尽头,那些金钱,浮名早已无关紧要,唯有这点点滴滴的爱意,宛如灿烂的星光,可以照耀着灵魂的去路,向着来世豪迈地穿越。而那女子的避而不见,只为让自己的美丽成为恋人心中最美的永恒。这不见胜过来见,正是对回溯爱情的徐的最恰的回应。那份爱充满了遗憾,却因为这份遗憾,变得更加耀目与绚丽,成为一个传奇。
      岁月风过,有多少心香暗寄。那些美丽过的曾经,会被更频地翻出来读。读的时候每每被遥远处的光亮重又照彻着这行将老去的生命。尘间的爱啊,它有的如同闪电,瞬间划过,却让我们发觉到生命的蕴藏;有的随风吹过,从此却再也无法回折。但正是这些发生,让我可以意味到存在的真实与美丽。此刻,岁月静好,我已能淡定于这岁月的流水之中,听懂它的咏唱,并在月色中,一再地随风起舞。

                                             2016.7.10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