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风渡月

杨柳岸晓风渡新月,月长向,别路皎洁,脉脉帘垂万水千(本人博客中的文章全为原创)。

 
 
 

日志

 
 

晓风渡月《父亲》   

2016-06-19 18:24:01|  分类: 听花落的声音(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春节的时候,回家的比往年要早些,父亲似乎也很高兴,让我帮他更新供了多年的神祗牌位。上面写的是“供奉西天佛祖伍声老母之神位”。那是多年前,父亲生病时请来的家庭的守护神。我用裁剪好的红纸,写好了拿给他看,父亲啧啧着,说写得真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也学会了赞他的儿子,我也觉得特受用,特高兴。记忆里父亲的脾气总是很坏,我总是很怕地远远地躲着。父亲老了,变得说话的声调也柔了很多,每次见到我带着妻儿回来,都高兴得微笑着,急着张罗弄些好吃的。
       记得2013年的中秋,我从天津一人回家探亲,院子里的三棵柿子树结了许多的柿子,每每惹得鸟儿来啄食。要回去了,父亲从树上摘下了许多还未及变软的柿子,用一个袋子装好了,叮嘱我,一定要带着。并说带回去稍微放上几天就好吃了。我心里暖暖的,心想着,不管能不能吃,我都要带走。那兜柿子是不善言辞的父亲对于儿子的爱,它沉甸甸地,温暖着我。我不会觉得将它带回去的辛苦,我知道这份爱我必须好好的擎住,这样才能让父亲心安。
      最近常想,现在的我是最幸福的,也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候,宛若美丽的秋天。上有健在的双亲,下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兄弟姊妹四个又都各自幸福地和睦着。父亲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树,能让我们有机会依偎在他身旁,听他讲那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陈年旧事。每次听的时候,也并不会觉得索然,因为我知道,每当回忆多少年前的往事,他的心里都升腾着一股自豪,从那越发慈祥的面容之上都可以看见他心底的幸福。
     父亲只有高小的文化,但父亲的严厉也使得我有许多受用。记得刚上小学那年,有一天上午不到放学时间,我偷偷地背着书包溜回了家,正好被父亲撞见。他严厉地训斥着我,并且让我立刻背着书包回学校去。父亲走在我身后,我走在前头,我家就在学校的隔壁,转出胡同进小学校门口的时候,正遇见放学的老师与同学们,臊的我流了满头的汗。自那之后,我一直都很勤奋,三个村子联办的小学,小学五年的时间里,我的成绩出奇的好,还被老师带着参加过镇上的竞赛。那时的父亲,宛若拉满了弓,让我这支离弦之箭有了飞翔中的力道与锋利。
      父亲老了,耳朵也有些失聪,做过两次白内障手术。然而父亲的思路还是清晰着,年节聚在一起时,还是喜欢唠叨些陈年的事。岁月匆匆,黑发已变皓首,我所能记清的往事,父亲都还能一一想起不呢?我这么想着,一有空隙,我也插入话头,力争与年迈的父亲一同回忆。
      记得我还光着屁股的时候,父亲在生产队里喂猪,算是饲养员。我们二队有两排整齐的猪圈,猪圈的东边有一大间房子,房子前头是打谷场。父亲平时就住在那间房里,房子座向朝南,一进门右手边是一个大锅台,锅台的里面就是一个不很大的土炕。土炕上放着几本厚厚的《本草纲目》,还有一个里面插满了银针的包。
记得有一次去那玩,一大锅水煮的红薯还没有揣过。父亲从锅里拿出一块最好的给我。至今,那块红薯的热气还在我面前缭绕着。
     父亲住的房子后边是一排瓦房,里面是生产队里的磨面房、油坊等。有一个晚上,我去那里玩耍,父亲正在油坊里帮忙。油坊里刚刚蒸出锅了一笼白面馒头,又香又喧腾,父亲从笼上拿了一个塞到我手里,我就屁颠屁颠的抱着就往家跑。那时,还吃黄窝头,只有到了年底过春节才吃白馒头,因此觉得那个馒头真的很好吃。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们兄弟三个都各自在不同的城市安了家,能够回去的时间总是那么的少,已届古稀之年的父亲,会不会常常坐在村口,望着过往的车辆,盼他的儿子们回来呢?电话里几次说,抽时间开车带他去喜欢的景区去转转,父亲总说,北京天津的我都去过了,没什么稀罕的,你们都忙,好好地工作就行了。每每听着父亲的话,我都暗自思忖着。也知道孝不可以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时候,父母与子女的缘份到了这份上,必须有种不可待的急迫,钱是挣不完的,我的老父亲可以陪伴在我身边的日子,真的希望可以很长很长,好能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久地做他的孩子。

                                                                                                                     2016.6.19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