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风渡月

杨柳岸晓风渡新月,月长向,别路皎洁,脉脉帘垂万水千(本人博客中的文章全为原创)。

 
 
 

日志

 
 

[晓风渡月原创]不飞的鸟儿  

2015-07-21 17:17:43|  分类: 听花落的声音(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晨起静坐,蓦然间大脑之中涌出“鸡”这个字来。感觉有话要说,于是便任性着放逐着思绪前去,以期探个究竟,也好接受它冥冥之中的启迪。鸡,字面上是“又”加“鸟”构成,显然它属于鸟的族群,可是现在似乎一想到它,脑际涌出的总是蹒跚于地上行走的样子,感觉既笨拙,又懒散。大诗人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写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我已经怀疑现在的鸡已经难以飞上桑树了。印象中它总是被人们好好地,在日益狭窄的地方圈养着。这使得它没有了飞翔的需求,渐渐地丧失着它作为鸟儿振动翅膀飞翔的兴趣,渐渐地,鸡变成了不飞的鸟儿。
   自然,鸡的这种温驯、懒散的样态符合着人们的需求,这使得它可以得以快速的成长。可是从鸡的飞翔能力退化这事儿上,宛若一个镜子让我们照见另一番景象。当我们给予自己的孩子“饱和”的供养,是否也变相着将它“圈”了起来,使得他没有了直面生存的忧患,使得他感觉不到培养生存能力的紧迫呢?我们出于爱的供养却在做着越俎代庖的事儿,使得他们将自己变成了不会飞翔的鸟儿,变得喜欢蜗居,不去积极地去适应外面的世界呢!
   
在日语里“鸡”是“にわとり”,字面是庭院里的鸟的意思。作为鸟儿,应该是独立以足行走,或者以展翅飞翔去寻食而存在的禽类,因为人出于“私心”的圈养,将它束缚在小的活动空间里,这使得它日渐丧失着飞翔的能力。我想若干年后,鸡也许会蜕化掉翅膀成为畜类吧。反过来想,我们是否也做着这样的蠢事呢?将我们的爱变成了给于孩子的别样“束缚”,这种束缚似乎正当,却是一种戕害呢!这么想的时候,不禁有点后怕起来。
   温馨的爱会促使孩子们得以健康地成长,可是也需警惕着莫将爱变成了别一种圈养“鸡”的庭院,变成了育花的温室,使得他们无法认知社会的残酷,无法投入紧张而惨烈的“战斗”。也不知道该拿自己的大把时间去做什么,去做哪些更紧迫的事儿。
   许多时候想,二十多年前自己读书的时候,常常面对着交不起学费,吃不上菜的窘境,那时却能发奋读书。现在学费供给充足,吃饭变换着花样补充营养,这时候的孩子却反到更多地开始逃学,迷恋游戏,不思进取起来,探究其中的原因也许就是“爱的供养”太足的副作用吧。就如老鹰带快长大的小鹰一样,到一定时候,就得将它带到山崖边上,将它毫不留情地扔下去,让它在直面死亡般的残酷中,奋力振翅,从而得已重生吧!
   这么想着,我们需要及时给出的不正是老鹰的那种果断、残忍的爱么?残忍的爱或许是比温馨的爱更好的成全。只有及时地给出这种残忍的爱才能将孩子们变成一只只可以靠独立飞行去觅食的雄鹰,而不是将它变成慵懒的不飞的鸡仔。

                                                2015.7.21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