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风渡月

杨柳岸晓风渡新月,月长向,别路皎洁,脉脉帘垂万水千(本人博客中的文章全为原创)。

 
 
 

日志

 
 

[晓风渡月]草色青青  

2015-04-22 10:47:01|  分类: 听花落的声音(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下,春天的草儿该出头的差不多都已经登场了吧?早起散步的时候,看着地面上越来越密的草儿,有种说不出的喜悦。仔细看时里面竟有熟悉的存在,感觉到一股温暖的久违。里面有乡下一直称作三棱茎的草儿(这种称呼是地方性的哦),它的茎子是三棱形的,据说撕开它的茎子看它“断面肉质”的颜色,可以推断第二天的阴晴。那时的我们都信,也觉得有趣,割草的间隙,也常常撕开了它的茎子来看,然后尝试着等候明天的印证。
 
   那时的乡下,家家都养着牲口,还是“原始的农耕”,牲口是家家户户重要的“劳力”,每当秋天耕地的时候,几家的牲口互相拼借,然后套在一起耕地。而给牲口割草似乎也是孩子的本分活儿,那时我家里先是养了几年的小白驴儿,后是一头慢得要死的老黄牛。在小学的“业余”时光里割草自是有着最多的记忆。
     那时的我就是有着孤独感的孩子,就连割草也不喜欢凑热闹,而是喜欢独行。因为一个人的话,就可以享受着选择的自由,可以去一些偏僻的地方,而那些多是被扎堆的孩子们遗忘的角落。这种体验是真切的,清晰的,许多的时候,我总是去得晚回来得早,背着满满的一箩头排得整齐的青草,似乎是凯旋的战士一样,每每地被村边的乡村们竖起大拇指称赞着。那时的我学习也好,是村里有名的乖孩子。
    现在,乡村的土地就连最小的边角也被“开发种植”了,再找那时的荒坡地儿怕是很难了。在儿时的记忆之中,那些偏而荒的地方,甚至是乱坟岗边都是草儿最茂密的所在,我数次享受着一个人的发现,甚至于有些地方的草儿,一经发现,可以接连割上几天。这是我喜欢独行,也往往“丰产早归”的原因吧。那些青青的草儿曾经给过我无数次喜悦,让我体会着劳动的快乐。最喜欢的草儿叫秧子草,再有就是野谷苗儿,早早地割满一箩头的草儿,虽然也满是汗泥,但那份凯旋时的荣耀似乎鼓舞着我,使我在大多数的时间里远离着那些聚在一起去割草的伙伴们。因为聚在一起,常常会想出许多玩的方式,常常是坐在河堤的柳荫里打闹,或者策划一些“偷瓜摸枣”的活动,其实我也“荣幸”地偶尔参与过,知道聚在一起的许多不自由,因此更喜欢独来独往的乐趣。
   “依依杨柳青青草。梦断画桥春晓。”许多年已经过去,现在的自己已逾过不惑。往事历历,在那些少年时的回忆之中,那乡间的青青的草儿曾经陪伴着我,给过我许多的喜悦。那青青的草色,那青青的草香还会籍着某一缕回忆幽幽飘来。现在的孩子,早已不再割草喂牲口了,更甚者遍地的青草,没有几个能认得出,叫得出它土土的名字。网络的发达,动漫与游戏的泛滥,使得孩子们疏远着大自然,疏远着外面美丽的天空与草色,使得他们离地气越来越远。而虚无飘渺的游戏又有多少真实的助益呢?我这么想着,感觉着时代的进步竟然呈现出的这“颓废”景象,让人触目黯然,让人觉得屏蔽住朝向孩子们这的毒的急迫。
    “青草年年绿”,这是草儿们的觉悟,也是它们在完成装点季节,装点大自然的使命。它们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在用顽强的生命力诠释着生命的力量。而我们这些尘间的行客,自然也不当逊色于它,张扬出生命的绿意,做这尘间的主人吧!草木尝能知春、惜春,而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岂不更应该不于它它,将自己的生命峥嵘的展开么?
     窗外枝上的柳绵正被风吹得越来越少,“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草色青青,我还是喜欢着青青的草色漫来,像是邀我参与与它的竞赛。一定要加油哦!所有的小草儿们!
                                          2015.4.22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